隨著疫情的第二波流行,實體賭場和其他娛樂場所都相當緊張,就怕才剛重新開門沒多久又要面臨好幾個月的空轉。換句話說,線上博弈的春天可能又要來了。

(繼續閱讀…)

在這場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的賭局中,博弈公司會是唯一的輸家嗎?

(繼續閱讀…)

毫無疑問,博弈產業的確要負擔起部分的社會責任,但德國的新法規真的會對線上博弈賭收造成很大的影響,光是每位玩家每月存入的金額不可超過1000歐元這點,就讓線上博弈商很反彈,d看來線上博弈合法的國家都愈來愈重視問題賭客這項議題了。

(繼續閱讀…)

因為疫情的關係,讓全世界的電競市場蓬勃發展,而剛好這波潮流也帶動了剛興起的電競博弈,讓電競博弈市場比原本期望的還要大,沒有了體育競技,賭客就轉向關注電子競技,這是一開始怎樣都料想不到的事吧。

(繼續閱讀…)

靠著線上博弈就能幾乎讓賭收復甦,由此可知線上博弈的潛力有多深不可測,現在就正是發展線上博弈的最佳時間點,在疫情期間讓玩家習慣和了解到線上博弈的便利性和樂趣,就是目前最重要的事了。

(繼續閱讀…)

由此可知,有時候市場真的比任何事都還來的重要,這個數據也可以給考慮要經營海外市場的博弈商做參考,只要市場和核心玩家存在,並且能善加經營,就會不怕賺不到錢吧。

(繼續閱讀…)

因為COVID-19的影響,任何群聚的場合都被視為是不安全的防疫缺口,全世界的實體賭場也都因為這樣受到了衝擊。全世界的賭客都不能出門賭博,都只能透過網路來一解賭癮,在這樣的前提之下,線上賭場迎來了前所未有的榮景。

但也就因為線上賭場的便利性高,隨時隨地都能下注,還能夠使用信用卡來支付賭資,有很多賭客就這樣在線上賭場沉淪,影響了正常的生活,付出慘痛的代價。這時候就出現了線上博弈必須要限額投注的建議。英國政府就曾提出,每個玩家在線上賭場的支付上限為100英鎊的規定,甚至還在後來改為2英鎊。雖然是針對問題賭客,但這政策還是讓博弈玩家和博弈商反彈。

今年7月,瑞典也提出了線上賭場限額措施,玩家每周只能存入5000克朗(578.76美元),獎金上限為100克朗,而且瑞典的賽馬博弈商並沒有被列入須遵守此限制的公司之列,這讓批評此政策的聲浪愈來愈大,唯一支持此政策的只有政府和賽馬博弈商。此政策發布後的幾個月,博弈商收入普遍下降,最慘的甚至下降了多達30%,更多玩家轉向投靠沒有牌照的賭場,因為無牌賭場沒有限額的限制,這項政策已使無牌賭場的數量激增,這項政策可以說是沒有實質的幫助到那些問題賭客,也讓原本合法的線上博弈商更加憤怒。

雖然實際上來說,蕤點的博弈公司的營運沒有受到太大衝擊,因為大多博弈公司都開始專注在其他國家市場發展,而且發展的還很順利,只是當博弈商和玩家都不再投入金錢在該國的博弈市場,這真的會是好的發展嗎?瑞典已經展示給我們看強制規定限額投注會發生什麼事了,應該要找更實際的配套措施還是要因噎廢食?相信大家心中應該都已經有答案。

 

2020美國總統大選終於”暫時”告一個段落,最終結果是拜登擊敗了尋求連任的川普,贏得了美國第46任總統之位。

而國際賭盤就和這場選舉一樣精采。專家預估,全球賭客對2020總統大選的押注金額超過了10億美元,這數字甚至超過了美式足球的超級盃押注金額,成為有史以來最大的政治博弈賭盤。很明顯全世界的賭客都很積極的投入這場賭局,特別是英國。英國媒體報導,當地博弈市場下注金額超過6億英鎊(約台幣224億元),而且有位神秘賭者在選舉日幾天前投注100萬英鎊(合台幣3740萬元)押拜登勝選,這也是政治賭盤史以來最高額的單筆投注金額。

相信這位神祕賭客在開票的那幾天,精神狀態不會太好,因為這次的開票過程只能用曲折離奇來形容了。從一開始拜登在得票數上遙遙領先,到中間川普扭轉情勢穩操勝券,最後拜登神奇翻盤逆轉,雖然說知道票數會很靠近,但沒想到會這麼刺激。神秘賭客最終贏得了154萬英鎊(約台幣5773萬元),的確是很誇張的數字,但這也不至於會讓英國博弈業者太頭痛,因為這次英國的賭盤有9成賭金都是押川普連任,可說是大賺了一筆。

我目前想像不到未來會有什麼賭盤能夠超越這次美國總統大選了,而且比起等待和觀察下一次的破紀錄賭盤,我更期待看到川普如果用法律戰挑戰成功,會發生什麼事。

我相信賭客和兩個候選人競選團隊的緊張程度,現在應該是差不多的吧。

(繼續閱讀…)

1 2 3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