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疫情的第二波流行,实体赌场和其他娱乐场所都相当紧张,就怕才刚重新开门没多久又要面临好几个月的空转。换句话说,在线博彩的春天可能又要来了。

(继续阅读…)

博彩产业要抢救因为疫情而直线往下掉的赌收,在线博彩势必就得放在最重要那个位子。若是澳门真的成功让在线博彩合法化,那这对亚洲博彩产业来说将会是很大的激励。

(继续阅读…)

靠着线上博弈就能几乎让赌收復甦,由此可知线上博弈的潜力有多深不可测,现在就正是發展线上博弈的最佳时间点,在疫情期间让玩家习惯和了解到线上博弈的便利性和乐趣,就是目前最重要的事了。

(继续阅读…)

由此可知,有时候市场真的比任何事都还来的重要,这个数据也可以给考虑要经营海外市场的博彩商做参考,只要市场和核心玩家存在,并且能善加经营,就会不怕赚不到钱吧。

(继续阅读…)

因为COVID-19的影响,任何群聚的场合都被视为是不安全的防疫缺口,全世界的实体赌场也都因为这样受到了冲击。全世界的赌客都不能出门赌博,都只能透过网路来一解赌瘾,在这样的前提之下,在线赌场迎来了前所未有的荣景。

但也就因为在线赌场的便利性高,随时随地都能下注,还能够使用信用卡来支付赌资,有很多赌客就这样在在线赌场沉沦,影响了正常的生活,付出惨痛的代价。这时候就出现了在线博彩必须要限额投注的建议。英国政府就曾提出,每个玩家在在线赌场的支付上限为100英镑的规定,甚至还在后来改为2英镑。虽然是针对问题赌客,但这政策还是让博彩玩家和博彩商反弹。

今年7月,瑞典也提出了在线赌场限额措施,玩家每周只能存入5000克朗(578.76美元),奖金上限为100克朗,而且瑞典的赛马博彩商并没有被列入须遵守此限制的公司之列,这让批评此政策的声浪愈来愈大,唯一支持此政策的只有政府和赛马博彩商。此政策發布后的几个月,博彩商收入普遍下降,最惨的甚至下降了多达30%,更多玩家转向投靠没有牌照的赌场,因为无牌赌场没有限额的限制,这项政策已使无牌赌场的数量激增,这项政策可以说是没有实质的帮助到那些问题赌客,也让原本合法的在线博彩商更加愤怒。

虽然实际上来说,蕤点的博彩公司的营运没有受到太大冲击,因为大多博彩公司都开始专注在其他国家市场發展,而且發展的还很顺利,只是当博彩商和玩家都不再投入金钱在该国的博彩市场,这真的会是好的發展吗?瑞典已经展示给我们看强制规定限额投注会發生什麽事了,应该要找更实际的配套措施还是要因噎废食?相信大家心中应该都已经有答案。

 

随着互联网的盛行和使用者习惯的改变,利用网红行销在最近一两年变得相当热门,根据统计全球人口有45%也就是有35亿人在社交媒体上活跃着,因此现在想要曝光和打广告的厂商已经不再把预算花在电视和报章杂誌,而是选择投在现在最热门的Youtuber或是网红身上。

现在这个时代,多数人在购买任何商品前,都会先上网查询产品评价和使用心得,自媒体的兴起也让这样的行为模式产生改变,这些潜在消费者更愿意相信它们追寻的网红所推荐的商品,也不愿意相信其他使用者的评语,如果业者能透过有影响力的网红把商品推广出去,就能提升相当大的品牌效益。

但这套当今最火的行销模式,在博弈产业也适用吗?

在传统的观念裡,赌博是一项非常隐私甚至是想要匿名参加的活动,玩家不想被其他人知道他的真实身分,赌场裡更是禁止任何的拍照和摄影行为,但随着时代演进,越来越多的赌场热衷于经营社交媒体,这些隐私匿名等传统开始逐渐被淡化,现在有些赌场不仅允许拍照,且还会播放在赌场内赌博的随机视频,这是以前想都想不到的改变。

由此可见Youtube现象进入赌场其实也是迟早的事。美国有位博弈Youtuber叫做Brian Christopher,他是专门玩老虎机游戏的Youtuber,而且应该是Youtube上经营玩老虎机游戏频道最知名的一个。Christopher的视频基本上就是他去各家赌场玩老虎机的画面,而且是直接对着机器拍,各家赌场也都给他拍摄特例并相当欢迎他的到来。

尤其是在疫情期间,各家赌场更是需要像他的网红帮忙行销和推广,儘管赌场的目标受众是特定族群,但这些人的影响力的确会为赌场带来人潮,像是在今年六月,因疫情爆發而关闭的圣曼努埃尔赌场重新开业,也特别邀请Christopher和其他有影响的网红出席。在直播中他不仅玩了老虎机,还称赞了赌场对新冠肺炎的防范安全措施,包括温度检测、玻璃间隔等。此举的目的就是让赌客相信赌场的防疫措施相当完善,可以放心地再度走进赌场,当然也收到了很好的成效。

那麽,在线博彩呢?

因为法规问题,国内外做线上博彩游戏频道的网红主播较少,但以现有做这类型的频道来说观看人数也都不差,而且受众族群相当精准。像是一个叫做RocknRolla的频道,此频道从2008年就创立了,以直播老虎机、轮盘、扑克和21点为主,还创立了自己的博彩社区让粉丝加入,一同体验他玩博彩游戏的超潮和低谷。另一个叫做CasinoDaddy的频道,应该是欧洲最有影响力的博彩网红之一,是由来自瑞典的三兄弟经营,也是以直播的方式为主,而且不时投入高额赌金,让收看的观众血脉喷张。如果让这样对博彩专业且受众明确的网红来宣传在线博彩产品,我认为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你的网站会不会因为大量涌进的赌客而造成系统负担过大吧。

虽然做博彩主题的主播的确比较少,但做游戏的主播就多如繁星了,若能找到当地经营游戏频道的主播来推广在线博彩游戏,让博彩游戏在当地的游戏受众中形成一种新文化,那在线博彩的市场就不会只是小众了。

至于法规问题就下次讨论吧。

 

 

 

 

到底该不该禁止使用信用卡来进行在线博彩支付? 这个话题在博彩圈一直不断被拿出来讨论。用着不属于自己的钱来赌博,理论上来说这件事就和一般人的价值观相违和,更别还有很多很多自治能力不足,抱着贪婪和侥倖心态的赌客了,信用卡支付只会让他们面临到更糟糕的结果。

以上种种因素,让愈来愈多人开始提倡禁止使用信用卡支付在线博彩游戏。不过根据统计,在线博彩玩家偏偏有八成以上都是使用信用卡来进行支付,若是全面禁止了这个支付渠道,在线博彩产业的赌收将会受到严重影响。

今年的四月,英国率先禁止使用信用卡进行在线博彩支付,除了购买官方發行的彩票之外,任何想在进行在线博彩的人必须使用借记卡或存入该账户的现金,这个政策在当时掀起了很大的波澜。身为在线博彩和法化先驱的英国,一直致力于导正问题赌徒,及防止问题赌徒的增加,政府在尝试过削减固定赔率投注终端的最大赌注,及加强在线博彩者年龄和身分的审查等做法后,走上了全面禁止信用卡支付在线博彩这条路,而根据营运商表示,该政策实行到现在,赌收已大幅下降。

有相当多的证据和数据显示,不恰当的信用卡投注造成了很多人一辈子的伤害,让那些人的生活被赌博搞得一团糟,所以会显得禁止信用卡支付的政策相当正确,但仔细想想,难道有很多人拿水果刀犯案行凶,国家就要全面禁止全体国民吃水果吗?难道为了防止發生车祸,就要全面禁止全体国民开车吗?

导正问题赌客及减少问题赌客,是每个在线博彩合法国家都必须要做的,但我相信除了强行禁止信用卡支付这个方法外,还有很多配套措施可以实行。例如信用卡支付在线博彩时,需依年收入限制下注额度,或是输到一定金额后禁止该玩家投注直到还完欠款为止,如果是改实行这些政策,肯定会让博彩公司对政府反弹大幅减少。

美国总统大选的结果即将揭晓,依目前的情势看来,特朗普连任美国总统的机率极高,如果特朗普再次逆转成功,这位前赌场老闆会替在线博彩产业带来什麽好处呢?

恐怕刚好相反。在美国最常被拿出来讨论的博彩相关话题之一,就是在线博彩的合法化。在川普执政期间,宾州和密西根州加入了在线博彩合法化的行列,让美国的在线博彩發展往前迈进了一大步。但在线博彩合法化只是在各州的基础上逐步發展,而联邦政府对在线博彩的态度一直以来都是反对的。就在2019年初,美国司法部發表的一项声明在博彩业界引起话题。该声明对美国《电信法》有了新的解读,声明表示此法案将涵盖的范围从体育博彩扩大到所有形式的博彩活动。因此,任何以博彩为目的的讯息传输都违反了《电信法》。

许多业界人士都怀疑。司法部对《电信法》新解读的幕后推手是Sheldon Adelson。Adelson是全球市值最大的博彩集团–拉斯维加斯金沙集团创始人,对Adelson来说,在线博彩若逐渐合法不仅会给他带来实体赌场收入的巨大损失,连度假村、酒店等一系列配套产业都会受到冲击,他应该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大,也最有影响力的在线博彩反对人士。

而这位Adelson正是特朗普背后最大的贊助者,2016年大选期间 Adelson向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捐款2500万美元,刷新了美国总统选举史上的捐款记录。特朗普能打败希拉里, Adelson扮演着相当重要的脚色。身为一名犹太裔商人, Adelson与以色列总理熟识,并对白宫的中东政策有重要影响。还有人称正是因为 Adelson白宫才决定将美国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削减给巴勒斯坦的援助、选择约翰·博尔顿担任(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可以说是连白宫都要看他脸色。

这样看来,美国在线博彩玩家应该都是把票投给拜登吧。

因为语言和文化差异的关係,身处于亚洲国家的我们,较少关注到阿拉伯语系市场,

其实这些中东国家的市场表现,数据看起来都大有可为,钱景光明,

只是如果想投入市场,事前准备要做的功课一定也相对不少就是了。

(继续阅读…)

1 2 3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