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疫情的第二波流行,实体赌场和其他娱乐场所都相当紧张,就怕才刚重新开门没多久又要面临好几个月的空转。换句话说,在线博彩的春天可能又要来了。

(继续阅读…)

在这场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赌局中,博彩公司会是唯一的输家吗?

(继续阅读…)

虽然很可惜,但为了能让疫情尽快结束,在现在这个非常时期严格控管群聚场所绝对是有必要的,非赌不可的赌客就先用在线赌场来一解赌瘾吧。

(继续阅读…)

博彩产业要抢救因为疫情而直线往下掉的赌收,在线博彩势必就得放在最重要那个位子。若是澳门真的成功让在线博彩合法化,那这对亚洲博彩产业来说将会是很大的激励。

(继续阅读…)

毫无疑问,博彩产业的确要负担起部分的社会责任,但德国的新法规真的会对在线博彩赌收造成很大的影响,光是每位玩家每月存入的金额不可超过1000欧元这点,就让线上博弈商很反弹,d看来在线博彩合法的国家都愈来愈重视问题赌客这项议题了。

(继续阅读…)

因为疫情的关係,让全世界的电竞市场蓬勃發展,而刚好这波潮流也带动了刚兴起的电竞博彩,让电竞博彩市场比原本期望的还要大,没有了体育竞技,赌客就转向关注电子竞技,这是一开始怎样都料想不到的事吧。

(继续阅读…)

靠着线上博弈就能几乎让赌收復甦,由此可知线上博弈的潜力有多深不可测,现在就正是發展线上博弈的最佳时间点,在疫情期间让玩家习惯和了解到线上博弈的便利性和乐趣,就是目前最重要的事了。

(继续阅读…)

由此可知,有时候市场真的比任何事都还来的重要,这个数据也可以给考虑要经营海外市场的博彩商做参考,只要市场和核心玩家存在,并且能善加经营,就会不怕赚不到钱吧。

(继续阅读…)

因为COVID-19的影响,任何群聚的场合都被视为是不安全的防疫缺口,全世界的实体赌场也都因为这样受到了冲击。全世界的赌客都不能出门赌博,都只能透过网路来一解赌瘾,在这样的前提之下,在线赌场迎来了前所未有的荣景。

但也就因为在线赌场的便利性高,随时随地都能下注,还能够使用信用卡来支付赌资,有很多赌客就这样在在线赌场沉沦,影响了正常的生活,付出惨痛的代价。这时候就出现了在线博彩必须要限额投注的建议。英国政府就曾提出,每个玩家在在线赌场的支付上限为100英镑的规定,甚至还在后来改为2英镑。虽然是针对问题赌客,但这政策还是让博彩玩家和博彩商反弹。

今年7月,瑞典也提出了在线赌场限额措施,玩家每周只能存入5000克朗(578.76美元),奖金上限为100克朗,而且瑞典的赛马博彩商并没有被列入须遵守此限制的公司之列,这让批评此政策的声浪愈来愈大,唯一支持此政策的只有政府和赛马博彩商。此政策發布后的几个月,博彩商收入普遍下降,最惨的甚至下降了多达30%,更多玩家转向投靠没有牌照的赌场,因为无牌赌场没有限额的限制,这项政策已使无牌赌场的数量激增,这项政策可以说是没有实质的帮助到那些问题赌客,也让原本合法的在线博彩商更加愤怒。

虽然实际上来说,蕤点的博彩公司的营运没有受到太大冲击,因为大多博彩公司都开始专注在其他国家市场發展,而且發展的还很顺利,只是当博彩商和玩家都不再投入金钱在该国的博彩市场,这真的会是好的發展吗?瑞典已经展示给我们看强制规定限额投注会發生什麽事了,应该要找更实际的配套措施还是要因噎废食?相信大家心中应该都已经有答案。

 

1 2 3 69